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ups石家庄(石家庄ups)

河北茂恒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石家庄地区ups不间断电源及稳压电源营销中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石家庄真谛商贸有限公司 姚先生 15132105500 在河北省各重要城市均有分支机构或代理分销商,您如有相关需求可以电话联系,我们尽可能安排距您最近的工作人员为您服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半亩黄昏  

2011-05-22 19:52:10|  分类: 博友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水露飞扬《半亩黄昏》

一直以来,似乎每年的春天,我都会在一些地方留下关于梧桐花的笔记,关于梧桐花本身的描述并无多少,简单的几句话,轻松的一个词,就这样深深的印在春天颜色并不厚重的记忆里。小时候的老家,有一棵梧桐树,我上大红班的那一年,父亲不知从何处将它拎来,栽到院里,只到父亲的额头一般高,我一只手便能将它握住。父亲说,你要给它经常浇水,它就会长的和你一样快。于是,我每天下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水瓢给它浇水,我并不知道浇多少,只是每次都要把栽它的小池子灌满。父亲说的没错,它长的确实和我一样快,等我上初中的时候,它真的长的和我的腰一样粗。那年的夏天,我就经常端坐在它的下面,午后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尖叫,晃动的叶子间便是湛蓝到心田的天空,我只是静静的仰望着它,从未关心过未来。

五一本来打算去白洋淀钓鱼,可公司突然又来了任务,只能放弃计划。我总是怀着阿Q一般的精神来安慰自己,自欺欺人的相信自己现在想去的地方,会在将来的某一刻突然出现在眼前,或者,它会一直等在那里,等到我的出现。刘向一直渴望去很多地方,每次都很急切而又细心的整理计划,从出行的路线时间,景点住宿,餐饮美食等等一切都预先做好准备。我说这样的旅行还有什么意思呢,就像人生一样,一个既定的人生,安排着出生,安排着生长,安排着死亡,毫无悬念的旅途,仅仅是将肉体搬运到目的地即可。她问我,你想去哪。我说,我现在想去贵州广西。她说,具体点。我说,等我到了那里我就知道要去哪了。她莫名其妙的听我说这样没有丝毫逻辑的话。我并没有故弄玄虚的意思,一直以来,我所去的地方,总是当我确实到达的时候,才有所想。我知道,冥冥中某些地方,有着另一个我,静静的等着此刻的我出现,只要心有所在,此刻即是旅途。在藁城做了几场活动,每天需要起个大早,坐车赶过去。国道北侧的那条河流一直绵延向东,记得儿时,它尚没有现在这样宽阔,两岸都是杂草丛生,灌木茂盛,水流清浅,岸边铺满大小不一的鹅卵石,那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放学后去河边捡贝壳,捞田螺。从学校到河边,需要穿过一个古老的小村庄,村庄陈旧的供销社门口有两个胡须花白的老人下象棋;需要从一条寂寞的铁轨下走过,有时我们并排站在铁轨边,等待时隔很久才出现一次的列车通过。老晴说,你趴在铁轨上听,好像列车从心里开来。我就真的趴下去听,哦,列车好像是从远处开进你的心里。我们到达河边的时候,夕阳就正好将整条河都映成血色。我已经忘了那是什么时节,大概是夏季吧,河水并不宽阔,雨季尚未来临。

半亩黄昏 - 水露飞扬 - 黄昏

 

河的两岸长满了槐树,此时槐花盛开,簌簌的挂满树枝,河边散落着些许帐篷,那是养蜂人的临时居所,蜂箱一字排开。我有时特别羡慕逐花而居的养蜂人,每日和这些美丽的生灵相伴,一路花香。现在的河水深而宽阔,已没有了当年我头脑中血色黄昏里那潺潺的记忆。

哦,此刻槐花,倒让我想起了留下足迹的槐北路,彼时彼刻,恰如此时此刻,空无一人的凌晨街道,散落满地的雪白槐花。青春的记忆略也如此,清香单薄不经风雨,你可以闭上双眼,深深将它吸入胸中,等你完全感受了它,就将它呼出,任凭它消失在空气里。

田间的小路崎岖不平,种在地头的那一方树林,已经十年未曾看管,母亲说,十年了,不曾浇水不曾施肥,这树的生命力真强。麦田还不到风起浪滚的时候,水从地下喷涌而上,在窄窄的沟渠里流淌过来,冰凉而清醇。母亲说,等有空的时候,去把那些柏树浇浇水。我已记不清田间的那些树种在何处,公路修的太快,工厂建的太多,以前走田间小路,不用想,沿着沟坎就能找到,现在走在宽阔大路上,居然找不到了方向。这片柏树是母亲十年前栽下的,栽下的时候只有手指粗细,密密麻麻,十年来从未管过,只是偶尔去走走看看,不拔草不施肥不浇水,十年间的变化是一年一年积累起来的,我只是今日才惊讶于这些积累,它们居然长的和我的胳膊一般粗了。这片地虽不大,可总有半亩的光景,地势略高,因此,每次想要给它浇水都是件困难事,井里抽上来的水顺着水沟一路流过去,到不了,就都流旁边较低的田里了。我和母亲站在田埂上,看着用了一下午整理出的一条长百米的水沟,累的有些欣慰。水从井里轰然喷出,清澈冰凉。夕阳隐没的身影并不从容,昏黄的云没有血色般的生机,我就坐在细长的水沟边上,面带微笑,看着那坚守十年的苦难生命,与此刻暮霭沉沉的半亩黄昏。

度过了五一,天气反而一下子阴冷下来,接连几日,都是阴雨。

终归又回到了梧桐花上,这总是我不能忘怀的,尤其是在这样的季节里,南方有芭蕉夜雨的情思,北方则有雨打梧桐的浪漫吧。我每年都会记录一些关于梧桐花的文字,来召唤雨季来临的凤凰 。

哦,五月,有细碎烟雨,有落花梧桐,那与我凝眸的少女,你说,五月未见燕儿衔泥,未见归客路迷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